正在加载图片...

千古诗文话茗壶
2012-07-17 13:39:05   来源:中国陶都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

情因境生,境由茶来。品茗环境,一曰静,二曰人,三曰心。以静品茶,茶品人生;以心品茗,丝竹之声,松涛之啸为人啸,篂林之幽为心幽;与人品茗,人茶共品,出神,出趣,出慧,出智,心为茶之初雪,茶为人之甘露
  夏日午后烦闷异常,心绪不宁。即不能寐,欲沏佳茗一杯,静气平心。“水为茶之母,壶为茶之父”!为得一杯上等清茗,吾阅尽上下千年。阅得文天祥有诗云:
  
  扬子江心第一泉,南金来北铸文渊。
  男儿斩却楼兰首,闲品茶经拜羽仙。

  如此好水,人谓之中冷泉,当为沏茶之上上之选。此泉位于镇江金山以西之石弹山下,成名于唐。据唐代张又新的《煎茶水记》为证,与陆羽同时代的刘伯刍,将宜茶之水分为七等,称“扬子江南零水第一”。这南零水即指中冷泉,谓之大江中一般清冽清泉,泉水清香甘冽,涌水沸腾,景色壮观。
  然而欲得中冷泉水,实在困难,需驾轻舟渡江而上。清代张潮曾与一位道士,因慕中冷泉水,亲自深入江心,汲泉品茗,并将经历书就《中冷泉记》:“中冷,伯刍所谓第一泉也。昔人游金山,汲中冷,胸腋皆有仙气……”。东坡更有诗云:“中冷南畔石盘陀,古来出出没随涛波”。
  得之不易,辗转反复。然今之中冷泉缘何又曝之地面?想必乃由于河道变迁所至。请同治年往后,大江北迁,中冷泉地势颇低。日久变迁,至清末,始曝于地。较之古人,五运尚佳,得之不费力矣。
  既具阳羡之珍皿,中冷之清泉,配之陆羽之佳茗,还须循之茶道。东坡居士对此道甚有所得。他在“汲江煎茶”诗中吟之:“活火还须活水烹,自临钓石汲深情。大瓢贮月归春翁,小勺分江入夜瓶。”好一幅春江花月初试新茶的水墨画。
  情因境生,境由茶来。品茗环境,一曰静,二曰人,三曰心。以静品茶,茶品人生;以心品茗,丝竹之声,松涛之啸为人啸,篂林之幽为心幽;与人品茗,人茶共品,出神,出趣,出慧,出智,心为茶之初雪,茶为人之甘露。
  前人在《一斛珠》曲子中吟道:“红牙板歇,韵声断,六云初彻。小槽酒滴真珠竭,紫玉瓯圆,浅浪泛春雪;香芽嫩叶清心骨,醉中襟量与天阔。夜阑似觉归仙阙。走马章台,踏碎满街月。”这般风情,吟诵再三,不觉身心俱醉。一羽白鸽,与茶香共舞,一袭轻云,与茶色相映,白石清泉,如心香一瓣,与茶味共鸣。茶之道,在心,在艺,在魂;茶之理,由境,由人,由品。念天地之悠悠,观古今之来者,一壶清茶煮历史,一席静淡出宇宙,善哉善哉,一生何求?
  不知不觉,阳光伴之叶影,渐而淡去,如沐之春霖,感慨万千。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,而不傲倪万物。庄子谓之“天人和一”之境,忽悠然而升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千古 诗文

上一篇:文人与紫砂
下一篇:曼生新故事

分享到: 收藏